改革发力,激活创新引擎
2019-07-29 16:18:18   来源:   评论:0 点击:

从合芜蚌试验区到创新型省份建设,从“科教兴皖”到“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省”,江淮大地在一次次改革探索中
从合芜蚌试验区到创新型省份建设,从“科教兴皖”到“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省”,江淮大地在一次次改革探索中,走出了一条独具特色的创新驱动发展之路。仔细梳理70年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安徽科技创新的发展路径,不难发现,推动科技创新发生巨变的因素很多,但最重要的当数贯穿其中的科技体制改革。
 
体制机制改革,演绎几只烧杯变成一座大厦的传奇
 
在安科生物,员工们用“几只烧杯演变成一座大厦”来概括企业20多年的发展历史。如今,站在安科的现代化厂区,你很难想象,20多年前的安科,仅仅是一个由3名科研人员组成,全部家当只有几只烧杯的小公司。“是继续呆在安徽生物研究所里端铁饭碗,还是‘下海’找饭吃?”29年前,从德国留学回来的宋礼华面临人生最重要的抉择。他所在的安徽生物研究所是当时全省19个开发性研究所之一,也是最早一批进行科技体制改革的省属院所。改革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让科研人员面向市场找选题,转化成果搞创收。在改革大潮的推动下,宋礼华选择“下海”创立安科生物。随着公司上市,安科生物实现了从一个项目到一个成果、再到一个企业乃至一个产业的华丽转身,使安徽的生物医药在国内拥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我省科技体制改革始于上世纪80年代后期。1988年国务院出台了《关于深化科技体制改革若干问题的决定》,我省随后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推动省属科研院所改革拨款制度,打破“大锅饭”的局面,开放技术市场,改革科研人员管理制度……在一系列具体措施的引导下,在“科教兴皖”大旗的指引下,我省科研人员以空前的热情投入到经济建设主战场。“那一时期的科技体制改革可以用‘两放’来概括:即放活科研机构,放活科研人员。那时我省开始建立技术市场,成果可以买卖,这在改革开放之前是不可想象的。”省科技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夏辑告诉记者。
 
2000年,国家七部委出台政策,鼓励高校院所科研人员带成果进入市场经济大潮,实现成果转化。安徽省政府随即出台相关配套政策。合工大提出“产权清晰,人权模糊”,教师办企业可保留原单位编制,并从企业的技术股权中给予科研人员一定奖励。在学校的支持下,2001年,工大青年教师魏臻毅然“下海”,创办工大高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经过10多年的打拼,资产增长近百倍,发展出矿山安全监控技术体系、铁路信号和智能运输调度两大主导产业,前者在国内排名第一,后者在国内位居前三,成为行业内首屈一指的领军企业。 
 
改革发力,激活创新引擎 
 
一项项改革措施释放了创新动力,经过10多年的发展,到2003年底,全省民营科技企业已发展到4858家,成为全省经济领域中夺目的亮点。
 
(小标题2)从合芜蚌试验区到创新型省份建设,政策“组合拳”全方位激发创新活力
 
在中科院(合肥)技术创新院,合肥中科智驰科技公司总经理江如海介绍,他们技术团队积累了10余年的无人驾驶技术,创新院为其提供将技术推向市场的平台和启动资金,合肥高新集团提供天使轮投资,安徽省产业扶持政策也提供了很大帮助。“除了资金和场地支持,我们技术团队还获得了超过70%的股权激励。”江如海说,得益于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的相关政策支持,他们一年多时间就实现了从技术成果到量产盈利。
 
“破除制约科技发展的体制机制深层次障碍,全方位激发创新活力,一直是近10多年来安徽省推进科技体制改革、机制创新的着力点所在。”省科技厅副厅长夏辑告诉记者,2008年10月,省委、省政府启动建设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2011年7月,合芜蚌进入国家自主创新“3+1”试验示范区,三地的科技创新企业可将3年税后利润形成的净资产增值额的35%,以股权奖励、股权出售、股票期权等形式奖励有突出贡献的技术人员和经营管理人员。同时合芜蚌自主创新综合试验区科技成果处置权、处置收益权、股权激励税收等也比照中关村示范区政策执行。2013年12月,科技部原则同意《安徽省创新型省份建设方案》,我省成为继江苏之后全国第二个开展创新型省份建设试点工作的省份。2014年,我省先后出台了《关于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进一步加快创新型省份建设的意见》,并最终形成“1+6+2”政策和支持“三重一创”、科技创新、制造强省、技工大省、大院大所合作等系列十条政策,逐步构建了涵盖高校、科研机构、企业、中介机构等各类创新主体,包括财政、税收、金融、知识产权等多样化工具的具有安徽特色的科技创新制度体系。
 
2017年11月,我省又发布《关于实行以增加知识价值为导向分配政策的实施意见》,提出将科研人员享受成果转化受益比例调高到70%以上,还“允许高校院所按规定自主分配、自主决定绩效工资,允许科研人员从事兼职工作获得合法收入,允许高校教师从事多点教学获得合法收入。”作为此项政策的受益者,安徽工业大学教授张良安告诉记者,他没有想到,除了搞研究、做实验,还能出来创业当老板。凭借工业机器人领域的核心技术,2016年张良安团队以部分成果作价350万元入股,成立了安徽海思达机器人公司。“按照现在的政策,未来股份收益的70%都将直接奖励团队!”谈起未来的发展,张良安充满期待。目前,我省有159家企业实施股权和分红激励,激励人才2966人,激励金额6.29亿元。
 
《中国科技成果转化年度报告2018》显示,中科院合肥物质科学研究院2017年科技成果转化奖励个人现金和股份总金额位居全国研究开发机构排名第一。一系列新政策、新机制助推了全省科技创新潜力持续释放,经济发展正奋力实现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的“惊人一跃”。
 
大力实施创新驱动战略,科技大省向科技强省跨越的步伐更快
 
从2016年开始,我省大力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科技体制改革和科技发展进入新时代。2016年6月,国务院先后批复我省建设合芜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和系统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省,赋予安徽为全国科技创新探路的重大使命。2017年1月,国家批准建设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在推进“全创改”的过程中,我省选择安徽大学等2所省属本科院校,在科技成果转化、编制管理、科研项目资金管理等方面进行探索;选择合肥通用机械研究院、中电科43所等中央驻皖科研机构参与我省“全创改”试验,在大产业和大平台建设、管理机制、分配激励机制等方面进行探索;选择中科大先研院等新型研发机构,在市场化决策机制、运行机制、建设成果转移转化孵化平台等方面进行探索……截至目前,安徽针对“全创改”逐条梳理细化的76项创新改革任务中,已先后启动和完成了69项;16项国家授权的创新改革事项有12项已经启动实施,1项支持创新的税收优惠政策已由支持地方试点改为全国统一部署,另外3项等待国家单独批复。“全创改”已经初步在安徽构建起涵盖原始创新、成果转化、产业创新、机制创新的全链条创新体系,创新发展的新动能正在加速涌现。
 
位于安徽大学的光电信息获取与控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经过十多年的科研积累,在光纤传感和激光测量等应用技术领域先后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借助于全创改这项政策的推动,去年底这些先进的成果已经成功地实现了转移转化,实验室负责人俞本立教授也成为安徽大学在“全创改”政策实施后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一年前,我们的科研成果以5022万元作价入股到新创立的公司,其中70%奖励给了我所带领的团队。”俞本立告诉记者,学校制定了一系列的制度,实施了多类评价,老师通过科技成果转化可以升职称,老师通过服务企业服务政府也可以升职称。通过这一系列的改革,老师们科研成果转化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十分高涨。
 
2018年10月,合肥滨湖科学城正式揭牌。至此,安徽以建设合肥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合肥滨湖科学城,合芜蚌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全面创新改革试验省等“四个一”创新主平台为主抓手,正大步迈入创新发展的新时代。

相关热词搜索:

上一篇:感动,更要行动 —— 确保主题教育取得实效系列谈
下一篇:安徽年均减贫百万人何以实现?

分享到: 收藏
评论排行